人工智能刚刚起步,戒骄戒躁才会走得更远

皮埃罗·斯加鲁菲:与遗传学、医药科学、电力、通讯等技术的突破性发展相比,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其实很慢。不用说我毕业的年代,就是在20世纪90年代,想找到一份有关人工智能方面的工作非常…

皮埃罗·斯加鲁菲:与遗传学、医药科学、电力、通讯等技术的突破性发展相比,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其实很慢。不用说我毕业的年代,就是在20世纪90年代,想找到一份有关人工智能方面的工作非常困难。

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缓慢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一是我们需要有非常大的数据集去训练人工智能的神经网络;

二是我们需要拥有运行快速且价格合理的处理器去运行多层神经网络;

三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公司需要为人工智能做很多公关。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现在科学技术的发展是飞速的,所有这些对人工智能的发展都非常有益。

印尼万丹省遭海啸袭击 遇难人数已升至222人

网易研究局·大师:包括斯蒂芬·霍金、埃隆·马斯克等在内的很多科学家、企业家,都把人工智能的发展视为关乎人类生死存亡的一大威胁。怎么看这一问题?

皮埃罗·斯加鲁菲:我认为他们对此所作的判断都是基于好莱坞电影里的那种人工智能,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人工智能——一种我认为它并不存在,或者说不会很快出现的人工智能。我周围的人工智能从业者每天都在研究软件代码和调整计算公式,这与电影大片里展示的情况有天壤之别。

与其去担心进展缓慢的人工智能,仿生学似乎更应该让我们担心。仿生学在这些年中出现了突飞猛进的进展,基因编辑的手段和应用也越来越便利,甚至还能够“设计”婴儿。人工智能技术无法与仿生学相比,也没有达到仿生学的进步程度。如果我们不得不担心的话,也应该去担心仿生学的发展。如何应对新的物种、新的虫子……这些都是挑战。我喜欢依据事实作出判断,而不是幻想。我不是未来主义者,我一向都是历史主义者。

网易研究局·大师:人工智能技术会对人们生活和工业生产产生哪些影响?

皮埃罗·斯加鲁菲:我们都知道,在20世纪60年代,西方国家出现“婴儿潮”。未来,在21世纪将迎来“老年潮”,世界各国都普遍面临人口老龄化的困境,包括中国。谁将照顾年龄逐渐增长的老年人?不是所有老年人都有负担得起全职保姆的经济实力。这时候,人工智能就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我一直认为,人工智能的成功并不在于技术发展到多高深的程度,而在于这项技能能帮助多少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